韩国都要举行一系列读书活动

据调查,开展儿童读书推进计划后,日本学生阅读理解能力的国际排名由2006年的第十五位上升到2009年的第八位。

这些地铁图书馆都设在客流量较大的站点,将图书送到乘客身边,因而很受欢迎。玛利亚说。目前,马德里共有9.6万人持有地铁图书馆的借书证,但实际读者并不止这一数字,因为持有其他公共图书馆借书证的民众也可以从地铁图书馆借书。

1988年,千叶县两名高中教师发起了晨读活动,提倡在每天上课前花10分钟为兴趣而读书,全校师生一起阅读课外书籍。目前,已有近3万所中小学开展了这项活动。每年,来自全国各地的老师还会聚在一起,交流经验。 儿童读书推进计划还鼓励家长和孩子一起进行亲子阅读,一方面可以增进家庭成员间的沟通,另一方面可以创造良好的全民读书氛围。

来自家庭的影响与推动,主要是父母从孩子童年时期起,就注意提升他们对阅读的关注与兴趣,培养读书童子功。伦敦市中心查宁阁图书馆的高级馆员助理罗宾马汀女士告诉记者,英国很多家长都有睡前给孩子念书、讲故事的习惯,而家长自身的读书习惯,更是对孩子形成潜移默化的影响。读书习惯一经养成,会陪伴孩子终生。

查马丁站是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地铁1号线和10号线的换乘站,地铁口的一侧有一座蓝绿色的流线型建筑物,那就是马德里大区政府、市政府和地铁公司联合推出的地铁图书馆。马德里大区图书馆局副局长玛利亚哈乌内热斯向本报记者介绍,有统计显示,36%的马德里人有在搭乘公共交通时阅读的习惯。这样的地铁图书馆方便了人们利用碎片时间阅读。

韩国政府希望读书能成为国民生活的一部分。为此,政府部门对基层读书协会的活动给予大力支持,并重点支持社会弱势群体的读书活动。韩国政府2007年颁布实施了《读书文化振兴法》,文化体育观光部每年都会发布读书振兴年度报告。

日本《图书馆法》、《学校图书馆法》明确规定了各级政府和学校设立图书馆的责任、经费来源和人员配置。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整合建立图书数据系统,包括学校图书馆在内的全国所有图书馆均可免费使用。据日本文部科学省最新统计,日本63%的图书馆设立了儿童阅读室,2010年一年向儿童出借书籍1.8亿册。日本还要求市民活动中心、儿童馆等公共场所尽可能设置儿童图书角,甚至医院也要让婴儿接触图画书。此外,为了方便残障儿童读书,日本许多图书馆还提供盲文读物、有声读物,甚至提供读书器和放大镜。对推动儿童读书表现突出的学校、个人、社会团体和出版机构,文部科学省每年都会进行表彰。

3岁的女儿在日本上幼儿园,每天回家前都会去幼儿园里的太阳图书馆借本图画书,睡前让爸爸妈妈给她讲书。每过几个月,图书馆就会向家长报告孩子都借了什么书,并向不同年龄段的孩子推荐不同的书目。负责图书管理的老师告诉本报记者,幼儿园共有464册藏书,主要由市政府公费拨款购买,也有部分书籍来自社会团体和家长的捐赠。

以地铁图书馆为代表的便捷阅读方式,正是马德里大区政府2006年推出的民众阅读习惯培养计划的重要内容。 值得注意的是,马德里大区还推出了大巴图书馆,每天上午10时派出13辆各载3000册图书的大巴开往大区各地,尤其是那些没有图书馆设施的地方。这些流动图书馆每年的图书借阅量达到了近30万册。

据英国读书公益机构的数据,英国66%的民众有业余时间读书的习惯,比做园艺、看电影、看戏剧或听音乐会等业余爱好的比例都要高。英国人读书习惯的养成,主要来自家庭与社会两方面的推动力。

为了方便少年儿童借书,首尔市西大门区设置了15辆流动图书馆车,定期到各居民小区送书上门。首尔市其他图书馆也是千方百计吸引孩子进入图书馆,例如,首尔图书馆为小朋友提供特制的小型书架和座椅,自助还书机也被设计成机器人的形状。对一般市民来说,图书借阅也非常便捷,记者仅用身份证就办理好了借书卡,并不需要押金和工本费,每次可借出两本书。

作为从设计之初就以便民为宗旨的公共文化服务设施,马德里地铁图书馆将便捷性和服务性落到了实处。首先,经调查发现,读者借还书大多选择中午和下班晚高峰,图书馆就把开放时间设为13:3020:00;其次,图书馆外墙上安装了电子触摸屏和书箱,方便读者查询和还书;第三,读者凭身份证件可以在任一地铁图书馆办理通行马德里大区各图书馆的借书证,办证和借书都免费。

据统计,自民众阅读习惯培养计划推出以来,马德里大区经常阅读者的比例增加了9%,阅读习惯参数为71.3%,远高于西班牙59.1%的平均水平。培养和强化民众阅读习惯是一件需要持之以恒进行的工作,我们前进的脚步不会停止。玛利亚说。

儿童读书推进计划规定了0至18岁不同年龄阶段要达到的阅读理解水平。比如,对幼儿园小朋友的要求是:理解生活常用语言,亲近图画书和故事,能和教师和小伙伴沟通。对小学一二年级学生的要求是:理解文章所述的顺序和场面,培养对读书的兴趣。日本学校图书馆还设有专职的司书教谕,也就是图书管理指导员。司书教谕要根据《教学大纲》对各年级学生的语言理解要求,制定推荐书目,组织读书活动。

9月在韩国被称为读书的时节。每年9月,韩国都要举行一系列读书活动。今年9月,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和各地方政府、图书馆、学校等在全国举行了6700多场活动,推广读书文化和营造阅读氛围。9月25日,在首尔市西大门区伊珍阿纪念图书馆前广场,举办了第十九届读书文化奖颁奖典礼,多位在推广阅读文化方面做出巨大贡献的专家学者受到表彰。

识字率低是困扰印度社会发展的难题。印度当前文盲占总人口的27%,阅读兴趣下降的问题也引起人们的担忧。根据印度国家图书托拉斯去年底做的一项调查,在全印的非文盲青年中,3/4的人除教科书外,就再也没读过其他类型的书,在农村地区该比例升至4/5。印度人力资源开发部部长曾对此表示,激发人们的阅读兴趣成为印度政府和社会共同努力的方向。

据韩国国家图书馆统计,至2011年底,韩国全国共有786座公共图书馆,藏书达到人均1.49本,每座图书馆服务人口为64547人。虽然和欧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差距,但从2004年至今的数据来看,韩国图书馆数量和藏书量一直呈快速增长趋势。

查宁阁图书馆的中文馆是伦敦最大的中文图书部,馆长李弃予女士对本报记者说,图书馆在英国不仅是图书流通的地方,还常举办各种活动,借此加强与社区民众的互动关系。譬如,伦敦图书馆每年暑期都会举行针对16岁以下中小学生的读书活动。2013年暑期举办了名为挑战6本书的活动,吸引了3.5万人踊跃参加。

印度出版商联合会秘书长阿肖克古普塔今年在参加德里第十九届书市时表示,希望借书市激发人们对阅读的兴趣。古普塔称,他们计划在社区附近开发图书馆,并从小图书馆做起。

为了更好地引导民众阅读,韩国各地70多个图书馆和文学馆都设置了驻馆作家。各位作家在半年时间内,将举行一系列读书项目,每月至少20课时,主要包括文学作品介绍、名著朗读解析、读书协会指导和写作技巧介绍等。韩国国立中央图书馆还为特殊学校的残障儿童举行读后感比赛。暑假期间,韩国各地区的儿童活动中心都迎来了老爷爷和老奶奶,他们给小朋友们读书讲故事,被称为银发读书服务团。

亲近读书是日本义务教育的重要内容。2001年,日本制定了针对18岁以下未成年人的《儿童读书推进相关法律》,规定每年4月23日是儿童读书日。2008年和2013年,日本又两次对该法进行修订,强调读书是学习语言、磨砺感性、提高表现力、丰富想象力、提升生活能力不可或缺的途径,要为所有孩子创造随时随地自主读书的环境。

新德里在全市设立了5处公立图书馆,以方便人们就近阅读。记者在德里公立图书馆南区分部看到,图书馆虽然不大,却吸引了不少人,特别是青年人。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向本报记者介绍,只要花2卢比(约合人民币2角)办张借阅卡,即可利用图书馆的所有资源。

伦敦市中心特拉法加广场南边的查宁阁路是伦敦著名的书店一条街,这里既有分门别类的主题旧书店,也聚集着福佑斯、水石等大型连锁书店,曾经是伦敦繁荣的旧书业集散地。尽管近年受到网络书店与电子书的冲击,但记者看到,书店街的浩瀚书海仍吸引着很多读书爱好者光顾。

推动阅读的另一重要社会力量当属公共图书馆。英国公共图书馆之多,令人印象深刻。就拿伦敦市中心的威斯敏斯特区来说,面积不大,却有着大小12个图书馆。走在英国各地的小城市,每城必备的设施,除了教堂,一定就是图书馆了。这些星罗棋布的图书馆,大多服务意识很强,经常定期举办各类活动,真正起到了知识充电器的作用。

你还记得书籍是如何改变你的命运的吗?你愿以书籍照亮他人的脸庞吗?这是印度一家名为创造不同的民间组织招募志愿者的广告。这一组织成立于2006年,目前在全国22座大中城市设有分部。新德里分部的负责人苏帕姆夏尔马是一名在校大学生。他向本报记者介绍,该组织希望通过举办类似书中寻宝这样的趣味读书活动,帮助人们,特别是儿童和青少年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

马德里大区政府自2005年起开始建设地铁图书馆,每个地铁图书馆的面积将近20平方米,藏书1300本左右。

印度中等教育理事会去年曾发出书面通知,要求广大中学校长重视培育学生的阅读习惯。通知认为,学校应确保学生在其早期能接触到丰富的、具有吸引力的阅读材料。理事会特别要求学校推进阅读项目,培养、丰富学生的阅读技巧,还先后为学校开列了阅读书单。通知还强调图书馆的作用,理事会特地向所有学校下发了图书馆管理、使用指导意见。

身在世界出版大国,英国民众有着良好的阅读习惯。在伦敦地铁、轻轨或是火车上,手捧书报埋头阅读者大有人在,可谓是到处都能看到读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