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市场有需求

高校养老专业的发展与当前老龄产业的兴起息息相关,从本质上来说是与市场需求对接的必然趋势。但从目前情况来看,高校养老专业的发展还存在“三大瓶颈”:

一是提升办学层次,增加优惠政策,提高高校养老专业招生吸引力。一方面,开辟学历上升渠道,逐步建立养老专业研究生教育体系,增加学位授权点,优先招收养老机构和学校养老专业教师,形成学士、硕士、博士等多层次养老护理人才梯队。另一方面,参照师范、农林、地质等特殊专业中、高职学生免学费政策,或通过国家奖助学金、福彩公益金项目支持等,免收获减免就读养老服务专业的中高职学生的学费及生活费,从而吸引一部分家庭困难的学生报考该专业。

二是教学瓶颈。第一个问题是高校养老专业人才培养目标大多宽泛,希望培养万能型的养老服务人才,导致了就业方向的模糊性,无法与市场需求精准对接。第二个问题是缺乏统一的课程规划与指导,导致各院校在课程设置方面“各自为战”,专业课程的系统性和规范性不足。第三个问题是专业师资不足。一方面,目前养老专业教师普遍缺乏专业知识储备和专业经验,导致教学理论有余、实践不足;另一方面,一些高校为了弥补专业教师实践经验的不足,让专任教师去涉老企业一线挂职锻炼,同时将有经验的一线工作者请上讲台。这一措施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缓解课堂教学与实际需求之间的脱节以及师资不足等问题,但在现实中,由于专业教师数量不足,繁重的教学、科研及日常管理工作让教师很难有时间去企业一线挂职,而一线工作者的频繁流动也让课堂秩序受到影响。

二是明确养老专业设置,进行人才分类培养。首先,教育主管部门需要专门设置相关专业,规范老年服务与管理专业名称,建立以老年服务与管理专业为主体,涵盖护理、社会工作、健康管理、康复治疗技术、康复辅助器具应用与服务、社区管理与服务等养老服务专业群。开设老年照护、旅游、产品设计、运用和营销等相关专业,既培养护理员、康复师等技术型人才,也培养研发、营销等管理型人才。其次,在养老专业课程开发方面,把课程和国家养老护理员职业资格证的考核点结合起来,实现“课证一体”,在职业素养、生活管理、医学管理、心理关怀、老年产业管理、老年社会服务等层面设置更系统化的课程。再次,高校可以通过联合办学的模式,和涉老机构、社区建立长期合作关系,使其成为高校的教学实践基地,让学生作为实践教学的行动者和参与者来设计、理解和建构自己的专业知识,教师以指导者的身份引导学生进入主题,鼓励学生围绕问题自主思考。

一是招生瓶颈。据调查,目前养老专业全国范围内每年毕业生的人数甚至比不上某些大学的一类热门专业毕业生的人数,不少高校的老年服务与管理专业处于半停招状态。以山东某高校为例,该校养老专业招生逐年递减,2000级招生113名,到2003级仅招生46名。同时,老年服务与管理专业属于教育部专业目录中的专科专业,在本科专业中无对口专业,缺乏学历上升的通道。而公立养老机构的人员招聘多有本科学历要求的门槛,这也进一步打消了学生报考该专业的积极性。

三是完善养老专业职业晋升渠道。在目前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门开设的养老护理员职业资格认证基础上,逐步明确养老服务范围,针对健康服务、康复治疗、医疗护理等专业性较强的项目建立多层次的职业资格认证。在毕业生就业方面提供政策支持,对毕业后在养老机构就业的老年医学、康复治疗学、护理学、营养学、心理学等专业毕业生,给予一定优惠政策,如适当提高工资待遇和岗位津贴、具有优先参加政府资助的培训项目权利、开通职称评定和职位晋升通道等,从而科学引导专业毕业生选择对口单位就业。

三是就业瓶颈。虽然市场有需求,但高校养老专业毕业生的就业情况并不乐观,流失率也比较高。据调查,2010年以来,广州一家养老院接受3所职业学院老年服务与管理专业毕业生50余人,到2014年10月止,仅剩下1人。主要原因是,养老专业从业者没有很好的职业晋升渠道和清晰的职业路径。一般毕业生到养老机构就职都要从一线的基础护理工作做起。但该专业毕业生没有资格考取护理执业资格,不能从事技术含量较高的老年护理工作,只能考取养老护理员证书,从事技术含量较低的生活护理工作。与此同时,用人单位为节约成本,不会大批使用高校本专科毕业生。这也给老年服务与管理专业的学生就业和职业发展带来困难。